• 谷歌宣布:上帝的密码防线逐渐崩溃
    发布日期:2019-11-09 00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谷歌最新人工智能AlphaFold,在一项极其困难的任务中击败了所有对手,成功根据基因序列预测了生命基本分子——

  只不过,后者是下国际围棋的,而前者,则是将其人工智能转向了人类科学中最棘手的领域——基因医疗科学!

  “蛋白质折叠”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分子折纸形式。所有生物都是由蛋白质构成的,蛋白质的结构决定了它的功能。一旦蛋白质折叠错误,就会导致糖尿病、帕金森症和阿尔茨海默病等疾病。

  比如,通过设计出新的蛋白质,来抗击疾病、解决塑料污染等,应对众多世纪难题。为了开发 AlphaFold,谷歌用数千种已知蛋白质训练神经网络,直到它可以独立预测氨基酸的 3D 结构。

  今天,谷歌AlphaFold成功预测蛋白质的三维结构表明, 当人工智能与基因科学相结合,人类将进入一个风高浪急的新时代。

  这是一个灯塔项目,是我们在人力和资源方面的第一个重大投资。这也是非常重要的、现实世界的科学问题。

  是的,你没看错,谷歌人工智能,开始进入了基因科学和生物科学领域了。请记住:从今天起,人工智能+基因科学不再是科幻小说,不再是阅读理解,不再是新闻标题,不再是试管中荡漾的液体和双螺旋体中孱弱的灵魂,而是实实在在的宿命。

  基因科学,一个极其重要而敏感的领域!因为,它研究的,是人类自己;它改变的,也是人类自身。

  这场基因革命一旦降临,将彻底改变世界乃至整个人类的未来。正如谷歌人工智能预测蛋白质的三维结构表明的那样,当代人工智能的兴起,更是给基因科学如虎添翼!

  人工智能、基因检测和深度检查结合,成千上万人将在患病之前接受深度检查,由人工智能给出你的生命预测。

  人工智能,正让这种深度检查价格迅速下降:刚刚完成人类基因图谱时,个人基因组测序成本介于1000万至5000万美元之间。2010年,这一成本已下降到5000美元。而今,私营机构的检测成本已低至数百美元。

  随着人工智能的强势介入,这一价格还将持续下降。今后,人类做一次检测,或将和用体温计量一次体温一样便捷。

  或许在数年之内,每个新生儿都会被绘制基因组图,每个成年人都通晓生命出路。

  人工智能医生将逐渐取代目前最优秀的医生,用基因治疗的方法,重塑体内一切组织和器官的活性。

  在这一阶段,大批医生将逐渐消失,由读过无数人类病历的人工智能医生替代。从此,医疗彻底成为一项信息+基因的科技。依靠人工智能和基因技术,我们将能重塑体内一切组织和器官的活性,并能够开发出药物,直接锁定一种疾病背后的代谢流程,而不必再采取试探性的治疗手法。

  靶向药扫荡癌细胞,DNA编程逆转衰老,干细胞被改写,上帝的密码防线逐渐崩溃。

  人工智能开始大规模改造人类体内的“生命软件”,即人体内被称为基因的23000个“小程序”,通过重新编程,帮助人类远离疾病和衰老。

  库兹韦尔认为,到了2045年,人工智能的创造力将达到巅峰,超过今天所有人类智能总和的10亿倍。到了那时,人类将彻底改造基因的编程,我们上千年不再使用的陈旧基因将被抛弃,我们的生命升级成为一个更高级的操作系统。在这一阶段,人类不仅能做到延缓衰老,更可以返老还童:

  人工智能+基因科学掀起的更大浪潮,正在席卷而至!它对人类社会家庭乃至整个社会的冲击,将是前所未有的。

  面对这一人工智能+基因科学这个不可阻挡的洪水猛兽,人类社会可以延缓它们到来的速度,但必须正视和提前做好准备,趋利避害!

  和人类社会每次技术革命一样,应对好了,基因科学发展将成为一场无法估量的机遇;应对失当,则可能成为一场可怕的灾难!

  当前,最让人担心的是,人工智能的进化速度可能比人类更快,而它们的终极目标将是不可预测的。如果人工智能掌握了基因科学这一工具,人工智能一旦背离人类的意愿,其后果将是可怕的。

  在日内瓦举办的、有超过七十个国家代表出席的联合国武器公约会议上,一段可怕的视频公诸于众,一时间引起世界恐慌!为啥如此吓人?

  广角摄像头、传感器、面部识别,应有尽有。只要把目标图像信息输入它身上,它就能手术刀般精准找到打击对象,戴口罩、伪装统统没用,它的识别率高达99.99!

  再次,每个杀手机器人配有3克浓缩炸药,确定目标后,一次撞击可以毫无压力爆头,摧毁整个大脑。而且它还能穿透建筑物、汽车、火车,躲避人类子弹,应对几乎所有防御手段。总之,这个杀手机器人目前是bug般的存在!

  如果把一个造价仅2500万美元的杀人机器蜂群释放出去,就可以杀死半个城市的人。只要你把敌人挑出来,定义每一个人的面部信息,蜂群就能发起针对性打击了!

  试想,如果人工智能杀手,再运用上基因武器,就会把战争冲突升级至前所未有的规模,而且人类将很难控制住局面。

  更可怕的是,如果有科学家因为私心在代码里面加了一行毁灭人类的指令,或者人工智能突然变异成反人类的品种,整个人类或将被机器人的基因武器横扫,甚至灭亡!

  今天,当我们回头看看霍金当年对人工智能和基因科学的语言,会为这位科学巨匠的远见所折服。霍金生前最大的忧虑,也许却被世人所遗忘。那就是:

  人工智能的真正风险不是它的恶意,而是它的能力。一个超智能的人工智能在完成目标方面非常出色,如果这些目标与我们的目标不一致,我们就会陷入困境。

  而在霍金在生前写下的最后文字《大问小答》(Brief Answers to the Big Questions)这本书中,霍金则表达了他对人工智能+基因科学的担心:

  如果有人设计计算机病毒,那么就有人设计不断自我完善、直到最终超越人类的人工智能,其结果将是一种新的生命形式。这种超级人类一出现,未改进的人类就再也不是他们的对手,严重的问题由此产生。原版人类将逐渐灭绝,或变得无足轻重。

  以前几次技术革命,顶多是人的手、脚等身体器官的延伸和替代,人工智能则是对人类自身的替代,基因科学则连人类自身都要改变,它对人类社会家庭乃至整个社会的冲击,将是前所未有的。

  试想想这一幕吧:很可能,在不远的将来,原版人类在超级人类面前,就可能像臭虫面对人类一样无力和脆弱。你想想,当你把一只臭虫冲进下水道的时候,你的内心起过一丝波澜?

  从今天起,基因科学不再是科幻小说,不再是阅读理解,不再是新闻标题,不再是试管中荡漾的液体和双螺旋体中孱弱的灵魂,而是实实在在的宿命。来源:博士高管荟

Power by DedeCms